抿著嘴,搖著頭

抿著嘴,搖著頭

歲月匆匆,光陰似劍,不知不覺我們牽手走過了20年。相識,相知,相愛在風風雨雨中飄灑;知熱,知冷,知飽在坎坎坷坷中牽掛;是喜、是哀、是怒在呢呢喃喃中表達;是酸、是甜、是苦在真真切切中悟化。20年,我不想用崇尚的詞語讚美它,我只想說的是,20年樸實無華。
憶往昔,追隨我倆相識的年華,頓覺思緒萬千,心蕩漣漪,激情滿懷。1989年,我從大新疆來到臨汾市,當時我住在大姐家,那時的我正值豆蔻年華,高 高的個頭,苗條的身段,飄逸的長髮,一種女性美的體態在展示光華。不僅鄰居對我發出讚美的語言,而我自己也處在了自我美的陶醉之中。時間長啦,街坊鄰居都 認識我啦。一天,鄰居張大姐對我姐說:“給你妹子介紹個對象吧”?我姐說:“行啊,那要好好謝謝你啦”!張大姐接著說:“在人民銀行上班的有個小夥子不錯 的,人面和善,是個孝子”。我聽了後,心裏樂滋滋的。可是,過了兩天張姐來說:“那個小夥子有點不太願意,小夥子說他父母身體不好,想找個本地的,結了婚 以後家裏有啥事都能照顧”。我一聽這話,心裏感到涼颼颼的,第一次找對象就碰了釘子,我坐在那裏眯縫著眼,抿著嘴,搖著頭,很是難為情,這事就這樣擱下 了,我只是忙於自己的工作。

人有旦夕禍福

人有旦夕禍福



感覺我現在有只是麻木的應對,這或許也是對我的一種報應吧,其實你一直在糾正我的一個想法,此刻我也還是想說,是我錯了,我錯在我把全部的希望給予到了你的身上,我集全身的力氣跳出的時候,你卻說你先跳吧,別等我了,而我已經已經沒有回頭的路了,有的只是知道什麼是苦苦下墜,等到塵埃落定的那一刻我也必將融入,連掙扎一下的機會也沒有了,這樣也好,不知道什麼是痛是痕,來就來的乾脆些,不要讓我有彌留的喘息,也算得上是對我的恩賜。

那句話說的很對,人有旦夕禍福,月有陰晴圓缺,好事不成雙,壞事結伴行,何出此言?我算是得到了此言何出。

突然想唱那首老掉牙的《心太軟》!!!----夜深了就是不想睡,我是還在想著你,問自己這樣到底累與不累呢?也的確是常常忘了那裏是家,該怎麼回?這就是男人再次點燃的那半截煙草!----男人的累(淚)!!!

夏的季節,綠意更濃


夏的季節,綠意更濃

這個夏,不知道怎麼了?在這樣的季節,對城市有一種發自肺腑的討厭,心,更嚮往山裡。對山裡的那一片綠,那一抹清香,總有著癡癡的情,深深的戀。喜歡這裡的自然,喜歡這裡的田園生活,喜歡這裡的每一隻可愛的小動物。這樣的生活,雖然過得清樸,但給人的感覺卻是那麼的真實……

喜歡,不喜歡,都是發自內心的一種真實的感受,但有時卻總是事與願違。城市裡,那一雙雙冷漠的眼睛,一張張毫無表情的臉,讓你看到的永遠是冷酷與虛偽。而你,又不得不去面對。因為你的家在那裡,你的生活在那裡。

看似繁華的城市,卻沒有一絲溫暖與憐惜可覓。曾經,很傻,很天真。以為只要自己敞開心扉,就可以驅散陰霾。現實卻一次又一次把殘酷呈現。原來,人與人交流是如此的困難;原來,心與心之間永遠都隔著一道鴻溝。你伸出的是溫暖的手,但握住的往往卻是寒冰。你敞開的是真誠的心扉,但迎來的卻是利刃。於是,手的溫度逐漸消失;心,也不再完整。

社會進步了,人也跟著進步了,心也變了,讀書的人落後了。不讀書的人要比讀書人懂得道理多的多。書是讀多了,讀到只知道謀算,只知道如何耍陰謀,如何籌畫陷阱,如何去坑人……但凡對自己有益,有利的,無所不用,無所不作。

都說人心難測,但城裡人的心更難測。很多時候,面對站在自己面前帶著笑臉的人,不管他(她)的笑臉有多麼的燦爛,你都想像不到,他們的心裡有多麼陰暗。或許,在給你笑臉的同時,心裡正想著怎麼把你整死。前幾天聽別人說,兩個稱兄道弟的哥們,其中一個背地裡居然睡了哥們的老婆。聽後無語,這哪裡是人做的事情。




有一種愛,姍姍來遲

有一種愛,姍姍來遲


穿梭的火車帶著行李箱裏拖著的往事飛馳,流年在眼淚失落的夢裏停滯。在這歲月流傷的季節,風裏飄零起微涼的濕。我原以為自己很光鮮和灑脫,然後才發現,原來我什麼也不是。於是漸漸明白,錯過沒有該與不該,執著不是值不值,只有隨波逐流的假面,還在嘲笑我曾經自以為是的堅持。

圓形的廣場,木長椅,下午四五點的陽光,乾淨鮮亮。過往的人群消聲在停滯的目光,斑駁的樹影,零碎了一地的金黃。直到天邊還殘留一線頑固的空白,世界漸漸昏暗,我擠進擁擠的人潮,像一片隨波逐流的葉子,夾在人群裏漫無目的的遊蕩。抬頭看見黑夜前的霓虹燈,幹澀了街景裏的喧囂------那一片混雜的緩慢,與匆匆忙忙。

弧形的吧臺,啤酒,音樂沸騰的狹小昏暗。燈光閃爍跳動,青春頹敗腐朽著妖豔的瘋狂。生命放鬆著放逐到放縱。點一支煙,升騰的欲望和醜陋無聲緩慢清晰,借著這一點點的繚繞和醉意,我嘲笑著生活的荒寂。我無所謂的走進舞池中央,搖擺的肉體擁擠著我僵直的臂膀。不經意的弊見,臺底下那一道安靜的目光,我在自己放逐的青春裏,那一瞬,失措彷徨。

透過微暗的光,我看見你安靜的回望,想要接近,卻躊躇不定。發覺你走遠的背影,有難言的心情。無聊變得無處不在,於是寂寞無所遁形。想起你那句低言的謝謝,輕柔得像一縷夜風滑過耳際,那一刻,你的聲音,觸動了我乾裂枯竭的心。原來過往,可以就這樣雲淡風輕。

繁華的街,熱鬧的夜,而狂歡只是狂歡,孤單怎樣才是孤單,只剩一個人的曲終人散,才叫曲終人散。

偶爾的一邂逅,一佇足,然後一轉身,一錯過,遠遠離開。在往後的想念中,淪為記憶裏的一處無言的風景,久久靜靜。

有一種愛,姍姍來遲,隨風而逝......



點綴著思想和故事的華章

點綴著思想和故事的華章

然而,仿佛有些東西在呼喚。最終我還是熄掉燈,斟上酒,在指間嫋嫋升起的青煙;一個個字,一個個標點符號,拍打著鍵盤,慢慢地將昨日憶愁拼湊起來。不用說,我這是在自尋苦楚。只是,有些東西的存在,會讓人活得更有滋味,就像——夢。

韶華已盡,滿園落英。春天,邁著大步悄然離去。而我的夢,似乎也隨著它一起逃去。唯剩那孤獨,站在黑暗的一角,嘴角掛著嘲笑地望著我。它那狠狠的眼神,讓我感到厭惡。但我知道,我無法對它施以任何的反抗。

只能默默地讓它擺布,對它唯唯諾諾,然後坦然地接受它給予的挫頓。或者這是一種懦夫的行為,更是一種膽怯的表現,可誰又能告訴我掙脫它的方法?哪怕是那些整天笑臉迎人的,當與它相遇,也同樣難以逃脫淪為階下囚的命運。可悲,可恨,可是我們只能搖頭歎道:人就是這麼渺小的動物!

曾經,為夢而飛,像那鴻鵠,展翅碧空,無所畏懼。如今,歲月的磨礪,沒有了往日的從容,孤獨成了最後的園丁。矛盾地,守候著,折磨著。或許,縱有不甘,亦只能學會用微笑去習慣。爾後,慢慢地從以往的激情退卻出來,變得平淡平靜,歸還於真實而現實的生活。

曾經,為夢而飛,卻飛不過彼岸,總是在中途隕落。每次都會摔得遍體鱗傷,但都頑強地再次爬起,繼續翱翔天空。可是一次又一次這樣,真的累了,也明白到了彼岸的花,並不是為我而綻開。所以讓我想到了一句話,明智的放棄,勝過盲目的執著。

對於夢,也許唯一依舊還能做的是,像這樣的雨夜,把它拿出來緬懷祭奠一番。然後告訴自己,就算遺憾過,可努力過和追逐過,這樣便對得起自己,對得起夢。因而無須為此而落魄自責,保持微笑便是對它最忠誠的守候。

夢,只是一種虛渺的東西,但對它的向往和憧憬,能轉化成一種強大的動力!只是,有時過於執著便會得不償失。讓它靜靜在那就行,不要太刻意……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