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千青絲染雪色

三千青絲染雪色

緣聚,緣散,不過瞬間而已,自轉身霎那,兩行清淚琥珀色,三千青絲染雪色。流金年歲,總容易流逝,朝是青絲暮成雪。我曾經以為,憑我滿腹的真情,便能永遠挽留住你的青目,我執起斷筆蘸濃墨,在無瑕的宣紙上,一遍又一遍地寫下關於我們未知的天長地久。一筆,兩筆……鏡中的他,走了,幸福成為過去是無可奈何。也不知有多久沒有見到他了。也許,我已經習慣了這冷情的生活,這人間,這紅塵,早就不似冷宮已勝是冷宮,我終於知道,我心心念念的幸福,原來不過是一場鏡花水月。

看著世間繁華夜夜笙歌,我只能長長地歎氣,倚在擠滿灰塵的窗柩前,憑欄眺望天邊那輪孤月,心緒不由地傷感起來,今夜的他,伊人在懷鶯歌燕舞後會不會想起我?寒夜,冷風,芭蕉樹上最後一片殘葉飄落,兀自婉轉,消散開去。我呆呆地望著地上的落葉,不知道有多久沒有看到他了。罷了,罷了。院孤已久無人問,不如隱沒紅塵間。轉身霎那,卻瞥見那一抹熟悉而陌生的身影,縱使在萬人之中仍然還是能一眼辨出,是他,居然是他。

以為彼此是鴻雁雙飛,終究抵不過歲月留痕,廝守終身也只是一念之間,轉過身去,悲傷便如泉水,止不住地蔓延全身。經過太多希望之後的絕望,到底還是等不到那人的歸來。江山如畫,人生如夢,自古大多如此,不過是一時好景,紅顏笑靨,黃樑美夢,到頭來都難逃化為灰飛煙滅的宿命。愣愣地看著他,思緒瞬間翻飛起來,原本沉沉無生的死水忽然泛起一灣狂瀾,湧動的漣漪攪亂了那一場愛恨糾纏的風華,心一陣一陣地抽搐。兜轉數年,蒼老強佔了華容,我們都已不再是當初不諳世事的幼童。然而,那眉宇間傳出的濃情,我卻還是照單全收了,雖然我知道那不是給我的。他緩緩走過來說,我就要結婚了。我的心立刻沉下去,深不見底。說完大步流星地走了。我撕心裂肺地向他呼喊,都沒有絲毫停留。滿心的期盼,終究成空,他始終沒有回頭看我一眼,哪怕是敷衍的。只留下我拾了一地的悲戚,傷痕累累地坐在瑟瑟秋風裏,淚流不止。窗外的芭蕉綠了又黃,黃了又綠,四年了,才換得他的一個轉身。所謂的兒女情長便是這般卑微,何足掛齒。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搜索栏
RSS链接
链接
加为博客好友

和此人成为博客好友

QR 编码
QR